鼻血的故事(喻叶)

对于叶修的再次出现,集训中心里的职业选手们都感到非常无语,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惊讶。

这其中喻文州的表达方式是有点别致的。

去前面拷贝资料的时候,喻文州想和叶修寒暄几句。他清了清嗓子,看住叶修,两个人一对视,喻文州刚要说话,忽然感到自己鼻腔里有一丝刺痛,然后,当着所有职业选手的面,刚走马上任的国家队队长喻文州,看着领队叶修,当场鼻血就下来了。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旁边,看到喻文州流鼻血他吓了一跳,接着就滔滔不绝起来:“最近B市太干燥了啊!之前谁跟我说B市夏天闷来着?明明一点都不闷啊!”他抽抽鼻子,“怎么办,我感觉我也要流鼻血了!”

苏沐橙有点晕血,手忙脚乱地给喻文州找纸巾。叶修收回视线,手上不停的继续摆弄电脑,说:“我知道我好看,但你也不用这样。”

“哧……”喻文州没忍住笑喷了,两星血花飞出去,苏沐橙又是一阵晕眩,赶紧把纸巾拍他脸上。喻文州也没想到自己对B市的天气反应这么大,他无奈地抬头看着天花板,自己擦了擦鼻血,“B市最近是太干了,应该给大家配个加湿器。”


集训中心在的区域比较空旷,树木少,空调和车辆也少,城市的热岛效应在这好像都空了一块,任由北方的阳光火辣辣地灼烤。加湿器很快配备到了每个房间里,令几位南方选手大呼舒服。

但喻文州流鼻血的问题还是没能彻底解决。

这天晚上,喻文州在走廊里碰到了叶修。他俩的房间是对门,在进门之前,两人在门口磨磨蹭蹭的说了会儿话,临了,喻文州问叶修:“我买了两支录音笔,给你一支,要不要?”

“哎哟,这么好?要要要。”

“等着,我给你拿去。”喻文州刷卡开门,去给叶修拿东西。叶修则回到房间里,门敞着,等喻文州过来。

喻文州把录音笔送来时,叶修已经把电脑打开了,他正好有个问题想跟喻文州讨论讨论。

两人在电脑前各占了一把椅子,叶修从来不跟喻文州客气,道了一声谢,当着喻文州的面就把录音笔的包装拆开了。

很漂亮的一支黑色录音笔,极简设计,叶修鼓捣半天也没找到开关。喻文州也不提醒他,就支着下巴看他摆弄。

最后叶修没耐心了,把录音笔递给喻文州:“别看了,快帮我打开。”

喻文州接过来按了两下开关,没反应。

“可能是没电了。”他从盒子里找出数据线连接叶修的电脑,但是录音笔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修凑过来看:“试试reset?”

“嗯,”喻文州目光在桌上扫了一圈,“你给我找个曲别针。”

叶修找到一个曲别针掰直了,交给喻文州,站在后面问:“要按多久?”

叶修站得很近,喻文州能闻到他身上干净的香味。他找到机器背后的小孔,用曲别针顶进去:“说明书上说按到屏幕闪烁……”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一滴血从鼻子里滑了下来,在衬衫上砸出个大红点。

叶修先看见了:“你怎么又流鼻血了?”喻文州按着reset腾不出手,叶修忙去拿来纸抽帮他擦了鼻血,又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

他在背后扳着喻文州的下巴:“抬头。”

喻文州听令乖乖抬头,叶修把冰水按在他的鼻梁上:“你以前来这边打比赛也这样吗?”

“没有啊。”喻文州鼻子被压着,声音闷闷的。

“一会儿去医院查查?”叶修有点担心。

“不用,”喻文州说,“我刚做完全面体检,什么问题都没有。”

“哦,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叶修点点头,“……我说,你那录音笔好像还是没反应啊。”

……


“喻文州,你是不是喜欢我?”

第三次撞见喻文州流鼻血的时候,叶修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现在是早上八点,他俩在去餐厅的电梯里。两个人早上起来之后都不太精神,恹恹地双双对着门站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在电梯下到四楼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叫叶修:“叶修。”

“嗯?”叶修没转头,应了一声。

“你有纸巾么?”

喻文州问的没头没脑,叶修扭头一看:好么,又流鼻血了。

“纸巾没有,有手绢儿。”叶秋宣称有身份的男人都用手帕,这次叶修回家,他塞给叶修一打手帕。

叶修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叠好的大方格手帕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来迟疑了一下,好像有点诧异叶修带手帕这件事,也好像觉得有点麻烦,不愿意用。

叶修说:“快用吧,一会儿又弄衣服上了。“

“唔。”喻文州仰起头,把叶修的手帕堵在鼻孔上。

然后叶修的话传过来:“你可得给我洗干净啊!”

“……”


自打这次之后,喻文州就好像赖上叶修了,不管是在训练室里还是在餐厅里,都时不时能听到他叫:“叶修……”

三番五次的,叶修也熟练了,他和喻文州的座位一般挨着,现在喻文州一叫他,他就跟条件反射似的,立刻变出一包纸巾或者一张手帕给喻文州,让他擦干净鼻血。

“……你觉不觉得,老叶其实还挺人妻的?”某次楚云秀看到了这一幕,摸着下巴点评。

“有吗?没有吧……”李轩黑线。


晚上,喻文州在叶修房间门口敲门。他把今天用的手帕洗干净了,来还给叶修。

“叶修?是我。”

“……等一下!”叶修在里面模模糊糊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喻文州先是闻见了一股潮湿的香味,然后,只有腰上围了一块浴巾的叶修出现在了他眼前。

叶修出来得急,头发上和身上的水都没擦干净,发丝的水珠坠到身上,而身上的水珠流进令人遐想的阴影里。

不好。

喻文州下意识地捏了捏鼻梁。

好像又要流鼻血了。

“……我说你怎么回事,”叶修忧愁地返身给喻文州拿纸巾,“老这样不行啊,明天带你去医院吧?”

喻文州伸手一摸,不是好像,原来是真流鼻血了。

“不是。”他跟在叶修身后进门,再把门关上,他终于确定了病因,“不是因为干燥。”

“啥?”

“你说对了,”我可能还真挺喜欢你的。

热度 ( 8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