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小小小段子

喻文州谈起恋爱来有点腻歪,叶修早就察觉了。虽然喻文州一再控诉,是叶修太迷人,他才这么腻歪,但叶修觉得,再怎么腻歪,也不能叫他一个三十而立的男青年“宝贝”吧!

叶修被父母叫过修修,被叶秋叫过哥哥,被职业圈叫过小叶、老叶、叶神、叶队、叶老师……称呼多得数不清,就是没人叫过他宝贝。头一次喻文州这么叫时,叶修头皮都炸了——纯粹被雷的,他受不了地勒令喻文州:不许再这么叫我,再叫别想上我的床了。

那我上我的床可以吧。喻文州好整以暇地从叶修身上下来,乖巧无比地躺在了双人床属于自己的那半边。


做职业选手,喻文州是真治不了叶修;谈恋爱,也是无比老实地将心奉上。但要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习惯,就是叶修拿喻文州没办法了。

叶神的禁止令在喻文州这里毫无作用。开始喻文州还只是情到浓时叫叶修宝贝,后来只要两个人一亲密接触,这个词就自己溜达出来,再后来,叶修对宝贝免疫了,喻文州干脆私下里都叫他宝贝。等到有次两人去看电影,旁边一个男的对女伴叫了句“宝贝”,叶修不由自主地回头时,已经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叶修不但不禁止喻文州叫他宝贝,他自己也这么喊喻文州。不过跟喻文州情意绵绵的叫法不同,叶修带着儿化音的“宝贝儿”明显带有调侃意味,在喻文州看来,那听起来跟“哥们儿”没有本质区别。比如“去,宝贝儿,把碗刷了”,“宝贝儿,搭把手下个副本”……有次在床上,叶修求喻文州给他含XX,喻文州说:你叫一声老公就给你含。叶修:宝贝儿,你想得美。

眼下两人歪在沙发上看电视,喻文州突然说:“宝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叶修习以为常地:“怎么了。”

“你都不像我叫你那样叫我。”

叶修辩解:“没有啊,宝贝儿,宝贝儿,这不每天都叫吗。”

喻文州:“你说句哥们我听听。”

叶修:“哥们儿!”

喻文州:“有区别吗!”

叶修:“有啊,你发不出卷舌音,这就是区别。”

喻文州把叶修放倒在沙发上,捏开他的嘴,俯视他道:“叶老师教教我,卷舌音怎么发。”

叶修夸张而慢悠悠地:“宝——贝儿——”

喻文州直着舌头:“宝——贝——儿——”

叶修笑着摸他的嘴角:“平时舌头那么灵活,怎么这时候连个儿都说不好。”

喻文州故作苦恼:“求叶老师帮帮我。”

叶修扣着他的颈后,把自己的嘴唇送过去:“老师帮你软化软化……”

两人陷在沙发里纠缠一阵,喻文州擦擦叶修腮际,道:“叶神也叫我一声宝贝听听呗。”

“不叫。”

“那你肯定不会发平舌音。”

“你这理由太拙劣了。”

“呵呵,可是……”

“宝贝。”叶修看着喻文州,突然轻声道。

“……”喻文州无语了一下,然后俯身抱住叶修,把头埋在了叶修肩上。

“怎么了,这么刺激的吗?”

“嗯。”

叶修欣慰:“现在你知道你这么叫我,我什么感觉了吧。”

“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当时什么感觉。”

“鸡皮疙瘩掉一地。你什么感觉?”

喻文州开始动手拽叶修的裤子。

“想干你。”

评论 ( 37 )
热度 ( 1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