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偷吻

2018年5月29日


今天是小叶的生日。

幸好今晚我没沾几口酒,头脑还算清楚,还能写点东西。

晚上去吃饭前,老陶把合同还给我了。原来我和小叶的合同都放在茶几的抽屉里,后来搬到战队的新楼时,怕搬家搞丢了,就一起暂时给老陶保管。

给老陶时我和小叶都没什么想法,觉得理所当然。但现在情况变了。临走之前,得提醒小叶把他的合同也拿回来。

刚才我看了合同,合同最后还写着协议届满前三个月,双方协议是否续签。我当时一次直接签了三年的,小叶比我签的时间还长,像个签卖身契的小童工。我知道已经有队员拿到了新合同,不过我不用续了。

等到季后赛结束,这份合同就是废纸了,不过对我来说,它永不会成为废纸,我会将它和各种纪念品一起带走,妥善保存。

不记得当年签字时的心情了,但应该是开心的,能打荣耀,还能在他身边,如何叫人不开心。

就像现在,他在我宿舍的床上睡着了,我在桌边写日记,一转头就能看到他。他实在不能喝,只沾了一口吧,就醉成这样,我很少听见他打鼾呢。

原来在宿舍,我和他一起睡客厅,他精力旺盛,总比我起早贪黑,我也不多见他熟睡的样子,但见过的几次,他都像白雪公主似的,双手叠在肚子上,睡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小小年纪这种睡相,挺好玩的。

自从搬来新楼,他就没跟我住过一间房了。甜蜜的折磨结束了,可我知道,我喜欢这份折磨。我喜欢留在他身边。

但我却要离开他了。


刚刚去亲了他,他没醒。

从来没打算亲他。我从来没想过动他一下。

本来,我以为我能带着这个秘密出国,但在他生日的这个晚上,只要想到两个月后要离开他,我就心如刀割。这应该是我陪他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了。我的小叶,二十一岁的小叶。

现在我扭头看他,他还像刚才那样睡着。所以这应该还是我的秘密,我不做他赛场上的负担,场外更不会。

今晚真安静。

那天去联盟总部,我和小叶碰到韩文清了,他俩应该是又嘴炮了几句。嘉世今年常规赛第一,霸图只是第四,季后赛我们会分在同一个半区。可惜霸图这次连决赛都进不了。

从总部出来时差点被粉丝围住,好不容易找个偏门出来,恰好碰到小叶。小叶笑我东躲西藏的样子,还说我快解脱了。我快解脱了吗,我不知道,我不想解脱。

我对他说,最后一次,拿个三连冠送我。他说应该的。当然是应该的。能在头三年建立三连冠霸权的,除了我们的嘉世,不会有别人。联盟建立三年,我们拿三个冠军,这是最好的纪念。

再好不过了。


他的脸在灯光的影子里格外柔软,我不敢再这样看他了。

时间过得真快,我认识他时,他才十五,现在竟也二十一了。他十五时,公会线下聚会,他好像只到我肩膀吧。六年来越长越高,以后说不定会和我一样高。不过我恐怕不能亲眼见到了。

不能亲眼看见的不只这个。我也不能亲眼见你拿十个冠军的样子,不知道你结婚时什么样子,做爸爸又是什么样。别说这些了,我连你拿下一个冠军都不能见证。

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年来,我有时觉得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小叶。小叶。小叶。

我舍不得你。


小叶,生日快乐。



*** *** ***



“……”

叶修合上日记,默默把脸埋在床里趴了一会儿,等他起身时,灰色的床单上出现了两团小小的深灰水痕。

叶修自己也看到了,他放下吴雪峰的日记本,坐在床上揉了揉脸,嘟囔道:“怎么回事,越上年纪还越多愁善感了?”

今天是工作日,吴雪峰上班,叶秋在国外,叶修这个寿星一人在家,上神之领域祸害了一圈,实在无事可做,百无聊赖,破天荒地搞起了卫生。

结果一搞就找出这么本日记来。

荣耀女神为证,他绝对不是故意看吴雪峰的日记的。谁让它从柜子里扑棱一下掉下来,打开的那页还刚好写着他叶修的大名——他是当事人哎,还不兴给看看吗。

他是当事人,吴雪峰八年前在日记里写的一切,也都是他的经历。

除了那个吻。

叶修将日记放回原位,靠在柜子上发了会儿愣。他想起八年前的夏天。

那年嘉世得了三连冠,叶修自认不是个敏感的人,但若让他评选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刻,嘉世夺冠那个晚上,绝对榜上有名,而且能排进前三。

排不上第一是因为这快乐里掺着一点别离的难过,网游三年,职业联盟三年,吴雪峰一直是他最可靠的朋友——他当时自以为的可靠“朋友”。

那时他多舍不得吴雪峰啊。虽然,在他这,这么多不舍表现出来,也只有一句“要不要留下看看”……

然后吴雪峰这家伙就冷酷地拒绝了他,拎着行李一走就是七年。

“呵呵。”

叶修摇摇头,一边擦柜子上的玻璃一边乐。他擦着擦着又想起件事来:他还以为他的初吻发生在去年,没想到八年前就没了啊!

老吴这货真是欠虐。


叶修擦了柜子,又扫地拖地,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时,天已经黑透了,可吴雪峰还没回来。

蛋糕和花倒是下午就送到家里了,但快下班时吴雪峰突然来电说有应酬,可能要很晚回去,还附送了一百万个道歉。

不能一起过生日,叶修不觉得怎样,他本来也不在意这些年啊节的,吴雪峰在乎,他就陪着他折腾,吴雪峰回不了家,那他就打会儿游戏呗。


到了晚上十点多,吴雪峰终于醉醺醺地敲门了。他明明有钥匙,但只要叶修在家,他就非敲门不可。

“小叶!开门!哈哈哈!”

“……”

得,叶修一听就知道,这是喝高了。吴雪峰平时总是温柔得体,但只要一喝多,他就不是他了,那嗓门绝对跟外面摆摊卖水果的有一拼。

叶修忙把角色放进副本,三步并两步去给吴雪峰开门。门一打开,走廊橘色的灯光泻进昏暗的客厅,吴雪峰也一下倒在叶修身上。

他把所有重量交给叶修,含着酒气的话也塞进叶修耳朵里。

“嘿嘿,小叶,宝贝,对不起……喝多了!”

“我去,你这是喝了多少。”

“不知道啊……不记得!”

“想吐吗?”

“不想吐。想你。”吴雪峰声音突然低下去。

“……”有这么类比的么。

“小叶。”

“啊。”

“小叶!”嗓门又拔高了。

“干什么!”叶修哭笑不得。

“我爱你!”

叶修很有耐心:“我知道啊。你再大声点吆喝,邻居就也都知道你爱我了,哈哈。”

叶修说得有道理,吴雪峰冲着门外大吼一声:“我爱叶修!”

“哎哎哎!差不多行了啊你!别人家都睡觉了!”叶修赶紧把吴雪峰拽回来,一脚踹上了门。

“那不能。”吴雪峰振振有辞,“你就没睡。”

“我不是别人家,我这是你家。”

吴雪峰被叶修撑着往卧室走,经过餐厅时一眼看到桌上的蛋糕:“小叶……”

“啊?”

“是不是等我回来给你过生日呢?”

“谁稀罕等你啊。”

“对不起……小叶!生日快乐!”

“嗯嗯嗯,我生日快乐,我非常快乐。”

确实挺快乐的。叶修快乐地带着吴雪峰走到卧室门口,问他:“要撒尿么,还是直接睡?”

吴雪峰不说话。

“老吴?”

还是不吭声。叶修歪头一瞧,这位爷站着就睡着了。

“我去,这功力太深厚了……”

叶修感叹一句,帮吴雪峰脱掉外套,把他放到床上之后,又拽下他的西裤和袜子。

衣服脱了,被子也要盖盖好,吴雪峰比叶修高大,等忙完这一套工序,叶修也折腾累了,去客厅关掉电脑,就回到卧室在吴雪峰身边躺下了。

谁说酒气熏人,叶修就觉得吴雪峰身上的味道一点不难闻。

叶修这侧的床头灯还没关,他侧身躺着,以手支颐,借着这点灯光看吴雪峰。八年过去了,可叶修觉得吴雪峰没怎么变。八年的时光没有在他俩身上留下裂隙,他依旧是他身边最可靠的那个人,不过,他不再是他最可靠的朋友了,现在,他是他最可靠的爱人。

“哼哼,十个冠军,长得跟你一样高……你对我还有这期望?”叶修伸出一只手揪了揪吴雪峰的下巴。吴雪峰没有醒。

吴雪峰身上的酒味好像把叶修也给熏醉了,他看了吴雪峰半晌,突然凑过去在吴雪峰嘴上啃了一口。

“当年是这么亲我的吗?”叶修问睡着的吴雪峰。

当然不是了,叶修大大,当年他亲你,可比现在你啃他温柔多啦。

不过这些叶修是不知道的。他重新在吴雪峰身边躺下,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竟然有点得意地小声唱起歌来:

“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黑发在雪白的枕上

你年轻强壮的身躯

安然地熟睡在我身旁

窗内,你是我终生的伴侣

窗外,月明星稀*



End



*席慕蓉的诗


最后一分钟赶上了,修修生日快乐!愿你在每个平行世界都幸福!


评论 ( 16 )
热度 ( 5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