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以身试爱 3

在随后的旅途中,喻文州都谨慎地跟这个粉丝接触,能避开时尽量回避。不过,喻文州并非没有其他旅伴。他们这个旅行团中有两个男孩是一起的,其中一个通晓不少历史知识,一路上都在跟同伴讲解,将从迦太基到萨丁王朝的历史娓娓道来,比导游还要专业。

喻文州听他讲得有趣,一直蹭他的解说听,常常和这两个人一起行动,直到有次不小心撞到两人接吻,喻文州才恍然自己竟当了好久电灯泡:这两个男孩原是一对同性情侣。

喻文州绝不是粗枝大叶的类型,但开始他真的没看出来两人是这种关系。看出他的惊愕,那个懂历史的男孩好笑地说:你以为GAY是什么样子啊。

倒弄得喻文州很不好意思,连说抱歉打扰到他们。

另一人长出一口气,朝喻文州叹道:终于说开了,你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看上他了。

他指的是自己的同伴,喻文州有点窘,解释道:不会的,我没有那种想法。我喜欢女孩子。

这对情侣也很意外:我们看你一直拒绝那个漂亮女生,哗,她身材那么好,所以我以为……

喻文州摇头:我也知道她漂亮啊,但是……我们有点熟。

不喜欢熟人作案吗。两人不解,他们一点没看出来喻文州和女孩是熟人。

喻文州觉得要把今年份的尴尬值用光了,他硬着头皮解释这种熟:……她是我粉丝。

这对情侣显然不怎么关注电竞圈,喻文州把来龙去脉简单一说,这两人对他肃然起敬。

一个说:不操粉。

另一个说:好样的。

还挺默契。


接下来喻文州还是和二人同行,作为当电灯泡的补偿,喻文州自告奋勇当摄影师,帮他俩拍了很多照片。

不少直男反感同性恋,拒绝和同性恋接触,但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直男跟同性发生过亲密行为,虽然对他们来说,这种偶发行为不过是升级版的打手枪,但很少有人会公开承认,好像一旦承认了同性恋的存在,就会有损于他们的男子气概。

但喻文州不这么想。在男女之事上,喻文州见过的花样多了,对他来说,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花样之中的一种,只不过,以他一贯的偏爱,他选择了女人这个花样。

喻文州对自己很诚实,他喜欢女人,但也不恐同。他的身体、他的能力、他行事的方式……他本身的一切已经足够给他的男子气做注脚,再不需要其他无谓的佐证。

所以,喻文州能够心无芥蒂地和这对情侣结伴同游,他们一起看了沙漠,也一起逛了德吉玛广场。比起热闹喧嚣的市集,喻文州更喜欢沙漠风景,因为沙漠的雄浑气象符合他现在的心境。代言、薪水、名气……这些东西都是夺冠的伴生,只有冠军奖杯本身,是喻文州自己一场一场比赛夺下来的。联盟从创立至今一共出了四个冠军队和四个冠军队长,喻文州是他们之中最年轻的。喻文州为人处世沉稳老练,但年纪轻轻交出这种成绩,那也是极度满足自信和骄傲的快事。眼下,望着如洗碧空和滚滚黄沙,喻文州只觉得世界上只剩下天与地,还有伫立于天地之间的他自己。在异国他乡的壮阔美景当中,成熟的喻文州队长允许自己膨胀一会儿。


离开摩洛哥前,喻文州给队友买了不少伴手礼,还给嘉世的苏沐橙和叶秋各带了一份。常规赛开始前,蓝雨和嘉世将在广州举办一场商业比赛当做热身,叶秋和苏沐橙都会来。前几天,喻文州把在撒哈拉沙漠拍的风景发到选手群里,叶秋还@着韩文清回复他:老韩快来看看,大漠孤烟直不直!

第三年无缘冠亚军甚至四强,嘉世其实已经不太受各大厂商待见,但嘉世有苏沐橙这个粉丝无数的顶级美女,所以嘉世的代言数量还是在几大豪门里独占鳌头,是商业赛的常客。

叶秋是敌队队长里跟喻文州关系最好的。大神们有自己的核心圈子,喻文州和叶秋自然是其中一份子。喻文州觉得叶秋的脑电波跟自己在一个频道,跟他聊得到一起去,也一直钦佩他的为人。而叶秋呢,他一旦察觉到别人对自己的喜爱,就会把人家划到自己的熟人范围里,成天乐呵呵逗你玩儿,喻文州和黄少天都这么被他划进去了,最后搞得两个战队的主力越来越熟,熟到蓝雨的老板年年都要提防嘉世从自己队里挖角。


旅行的十几天很快过去,到回程的那天,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跟喻文州同行的那对情侣不是广州本地人,飞机在广州落地后,他们还要坐高铁回隔壁的城市,于是就在白云机场跟喻文州道别。

下了飞机,喻文州和其中一位一起去洗手间,两个人都方便完后,这个男人突然凑过来,亲了一下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他把目光移到这人身上,只见这个同性恋眼里带着点倾慕,笑着对他说:“谢谢你拍的照片。我蛮喜欢你的。不过别担心,我不会骚扰你……只是一个道别吻。”

喻文州和女人亲昵惯了,但被男人亲是第一次,亲他的人说完这句话,就一阵轻风似的飘出去,只剩喻文州自己一个站在洗手间里,震惊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喻文州四下看看环境,好在刚刚没人看到,蓝雨经理知道他私生活丰富,连和女人约炮的事都苦口婆心叫他瞒好了,要是传出和同性的新闻,经理还不得气疯了。

喻文州走出洗手间时,那对情侣已经不见了踪影。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愉悦了一整个夏天的喻文州再次感到了愉悦:意外之吻来临后,他非但没有反感,反而觉得自己对世界长长的征服名单上又多了一样东西,或者说,一个群体。


喻文州不和父母同住,他自己在蓝雨俱乐部附近住一间小公寓。回到家后,喻文州给家人朋友报了平安,稍事整理,后天蓝雨就开始归队训练了,训练四天,和嘉世打一场商业赛,再往后几日,第七赛季就将由蓝雨打响揭幕战。

让二十出头的男人安分两天,简直等于要他们的命。回家第二天,喻文州到父母家里消磨了一白天,晚上就出去进行他的常规娱乐——约炮去了。

在摩洛哥的十几天,喻文州前有同志后有女粉,过得实在憋闷,他约了一个身材很不错的女孩儿,到了约定的时间,兴致勃勃地开车去接人。

于这一道喻文州是熟手,女孩儿也蛮放得开,一切套路都很顺利、很熟悉,可喻文州却总觉得没滋没味的。女人还是女人,肉体仍旧潮湿,嘴唇仍旧温软,气息仍旧芬芳,可喻文州就是兴致不如从前。

后来喻文州回家一想,觉得问题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

伴随着这次夺冠,他的人生已经更上一个台阶,并且,在经历了那么多姿色各异的女人后,数量的累积引起了乏味感,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质变,他需要更强烈的刺激。

晚上躺在床上,喻文州蓦地想起在机场,那个印在自己脸上的吻。他想起自己的旅伴,那对同性情侣。在国外时,有时喻文州看到两人亲近,心里还会想:原来男人和男人也可以这样亲热,他们之间所流露的东西,和男女之间似乎没什么不同。

喻文州不是那种给自己钉上条条框框的类型,他年轻,自由,赛场上玩儿战术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赛场外也过得挺开放,他敢尝试不同的打法,也敢尝试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喜欢女人,他是异性恋,但这不妨碍他可以一试同性的滋味。

仿佛越过一个山峰之后要再去登另一座,喻文州点开他那个交友群的群主头像,问:你是不是还有个同性的群?


一行字而已,以职业选手的手速很快就能发出去,通过审核后,约一个同性出来换换口味,也是很简单的事。只是,这个时候,喻文州还没有能力知道,两个个体之间的刺激,不只有肉体上的千百种温存。

刺激有一种终极形态,它不分男女,可以脱离肉体,给人以极致的满足或极致的折磨。

喻文州没经历过,所以他全然没办法得知,在这一行字发出去后,会有什么在命运的交叉点等待着他。



TBC



上一更停在那里有点后悔,上章的写法会让大家误会要塑造一个非常非常直的喻队,其实不是的((

这篇进度会慢一点,下章应该可以同框了……吧……

评论 ( 18 )
热度 ( 3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