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段子

不考虑年代和编制了,就当是架空吧,纯粹为了苏修(


在跨进帅府那扇富丽堂皇的大门之前,张新杰特地理了理衣领、掸了掸裤线,直到确定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自己的军装没有一丝不妥,他才对门口的警卫点点头,迈步走进去。

正值深秋,外面的秋夜是安静的,但那扇门后就不一样了。西洋乐队演奏着圆舞曲,香槟杯碰撞出好听的叮叮声,Alpha高谈阔论,Omega们则在旁奉上最甜美的微笑。

但这些张新杰一眼都没有看,他目视前方,一直朝前走,他仪态端正地走完十几级台阶,走到被一群Alpha高官包围的那个人面前,走到那个身着军礼服的Omega面前。

张新杰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那个Omega恰好察觉到了,他转过身,张新杰立刻双腿一并,右手抬起,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第四集团军张新杰报道!”

Omega微笑起来,回了他一个同样标准的军礼。

通常来说,下级朝上级行礼,到这一步就算完了,但对于出身官宦之家、礼数周全的张新杰来说,他显然还没忘了眼前这个权势熏天的人物的另一重身份。

他朝Omega伸出手:“叶帅。”

叶帅,即是叶修。他年轻睿智,大权在握,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Omega。Omega被Alpha行吻手礼很正常,就像遥远的岁月以前,男人对女人那样,而张新杰恰好是一个Alpha。

看到张新杰的动作,叶修意外地挑挑眉毛。他虽然是个Omega,但他是这个国家食物链最顶层的人,是真真正正的上位者,上次有Alpha对他行这套礼节是什么时候,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若是换了别人——比如现在站在他身后半步的喻文州,叶修恐怕就不会配合了,但这是张新杰,不陪他搞完这套繁文缛节,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叶修大大方方地伸手了,就像个普通Omega面对绅士的Alpha那样,不过,在张新杰低下头时,叶修听到身后的喻文州轻轻笑了一声。

喻文州笑出声是有原因的。

其实,真正懂规矩的人不会把嘴唇直接印在Omega的手背上,那只是若有似无的一触,仿佛蜻蜓掠过水面,更何况,叶修还戴着白手套。

但也许是叶修的手太柔软了,也许是他覆盖着气味腺的皮肤刚好露出了一点……总之,在张新杰执起叶修的手,并让高挺的鼻梁划过叶修的手腕时,他感到了一阵使他晕眩的甜蜜香气。这香气是那样的浓烈,以至于张新杰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沉默了几秒,才强行把自己从失神的状态里唤醒。

——喻文州笑的就是这个。当年他和张新杰一样,彬彬有礼,野心十足,不知天高地厚,明知叶修是Omega,还想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亲芳泽,但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这样:叶修无可无不可地接受他的亲昵,而他自己得到的只有怅然若失。

并且这还没完。等到张新杰终于抬起头时,他又被叶修胸前的装饰闪花了眼:叶修长身而立的楼梯一旁是几层楼高的水晶吊灯,灯上每一个吊坠都被佣人擦拭得闪闪发亮,而在水晶灯煌煌的明光下,叶修胸口的各式勋章更是辉煌夺目。金质的、红宝石的、蓝宝石的……每一块都在诉说着他的功勋与权柄。这真奇特,不是吗。这样香甜美丽的一个Omega,却拥有如此灼人的权势,以至于Alpha在他面前都当不成Alpha,仅仅是手背上的一掠,都让人目眩神迷,心惊不已。


除了喻文州,叶修身后还有一些高级军官。他们都是Alpha,也都或多或少出过张新杰这样的洋相,叶修早就见怪不怪。他收回手,眼睛随意地在场内环视,结果就看到不远处,他的另一名爱将周泽楷正倚着柱子往这边看,嘴里还咬着一个鲜红的苹果。

周泽楷的英俊是出了名的,眉目口鼻无一不生得端正精致,可能就是因为他的英俊太正派了,叶修瞧他,总觉得像瞧一头年轻漂亮的公马,尤其像现在这样,他露出一排雪白牙齿大嚼苹果时,那种动物的感觉就更为强烈了。

说起这个,叶修还真和周泽楷一起去马场骑过马。今天叶修穿的军礼服周泽楷不太喜欢,这身衣服固然勾勒出了叶修柔韧的腰肢,却看不到更具体的轮廓。不像那天,在马场,叶修穿了一条白色马裤,富有弹力的面料把他屁❤股和大腿的线条露骨地绷出来,那些线条随着每一个颠簸的动作婉转地舒张,每一次舒张都是一次不能言明的诱惑。

叶修穿的是白色马裤,却骑了一匹黑色的高头骏马,这是叶修的爱马,很漂亮,油黑,健壮,叶修骑着它时,马背上的肌肉就贴着他的屁❤股拱动,像一段黑色的波浪。周泽楷骑马跟在叶修后面,某一个瞬间,他想象自己是叶修的马。

但他最终也没能像这匹大黑马一样,让叶修骑在自己身上快乐地摇摆。他在叶修这里失手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周泽楷是个乐天派的Alpha,接触过的Omega犹如过江之鲫,叶修不是他唯一失手的,他得手的更多。


喻文州和张新杰是陆军学校的同窗,比别人多些交情,叶修走开后,两人各执一个酒杯寒暄。

“刚才感觉如何。”喻文州笑着问。

张新杰表情不变:“你在说什么。”

“呵呵。”喻文州没遮掩,“他很甜吧。”

张新杰看他一眼:“我跟你不一样。”

喻文州轻笑一声没说话,一样不一样,他们自己心里清楚。正如张新杰说自己和他不一样,他倒也认为,他和张新杰不一样。

不像张新杰,喻文州一直和叶修走得很近,他不否认,他也曾有为叶修倾心不已的岁月,只要面对着叶修,只要没有军务,他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充满了对叶修的下❤流念头。

这是一笔多划算的买卖,自古江山美人不能两全,但在叶修身上,江山与美人凝结在了一起,别说是当年,哪怕就是现在,就是此时此刻,在场的Alpha哪一个不想得到他。他们之中尝试的太多了,失败的也太多了。

喻文州现在的生活很好,有权力,有金钱,也有数不清的漂亮Omega,叶修像一柄权杖,精美绝伦,同时意义非凡,没有人不想得到,可是喻文州深谙远观的艺术,知道不是所有贵重的东西都要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他早就不想征服叶修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文州。”

叶修朝喻文州和张新杰走过来,柔软的嘴❤唇一张一合。喻文州不得不把视线放到他身上。

他真的不想吗。也许吧。

评论 ( 42 )
热度 ( 7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