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段子

今天虾米推荐了一首毒性很大的歌,故有此一文(



在叶修公布本名之前,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黄少天第四赛季出道,第五赛季时,他和叶修的关系已经非常之好。

原本,在训练营时代,黄少天是不太得意叶修的。叶修强是强,但终归是蓝雨的对手,并且还是一个大败蓝雨的对手,光看一叶之秋在场上的表现,黄少天主观上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角色背后的主人。

但既然做了职业选手,场外见面的机会就很多,偶尔还能两队一起吃个饭——实际这个“偶尔”经常发生,作为没有女选手的蓝雨战队,嘉世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就算没胆追求,远观欣赏一下也是好的。

然而,用不了几次见面,蓝雨队员就发现,叶秋大神在场外十分平易近人,甚至称得上有趣好玩,完全没有场上那种锋芒毕露的凛凛杀气,还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明明是第一赛季出道的创世大神,叶秋看起来竟然跟他们这群四期生一般嫩。

对着这样一个人,要讨厌也不是易事,没过多久,蓝雨全队就跟以叶修为首的嘉世战队打得火热,蓝雨经理还开过玩笑,要不是联盟禁止,咱们干脆达成协议做兄弟战队得了,学习交流,共同促进,还能弥补一下蓝雨可怕的性别失衡。


跟叶修打成一片的人也包括黄少天。黄少天其人很骄傲,最开始他还解不开心里对叶修的疙瘩,但黄少天为人处世讲究公平,一旦他对一个人的客观评价上去了,心里就很容易对他生出好感,以至于到最后,蓝雨全队里跟叶修关系最铁的人,反倒变成了他黄少天。

对于这种转变,黄少天是这样解释的。

“哈哈哈,我跟老叶关系很好吗,没有啊,他可是敌人!不过看在他这么懂得欣赏的份上,本大爷就勉为其难不跟他计较,哈哈哈哈……哎,咱们下次和嘉世比赛是什么时候来着,到时找叶秋出去吃饭啊?嗯?找苏沐橙?你们要不要这么猥琐啊,总想着跟美女吃饭,我不管你们了,我去找叶秋……”

……以上这类对话发生过无数次,蓝雨队员给副队长面子,想吐槽也都忍在心里,当然,这事发生的太频繁,导致队员们懒得再吐槽也是一大原因。


第五赛季夏休期,黄少天跑到H市找叶修玩了一趟,回来之后两个人关系更好了。黄少天一旦喜欢谁就是火力全开的全方位包围,即使跟他的铁哥们叶修身处异地,也要早上聊中午聊晚上聊,只要不是训练时间,黄少天电脑的任务栏上肯定有个叶修的对话框,知道的他跟叶修是好哥们,有基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在谈同性恋爱。

不过让蓝雨队员觉得惊异的一点是,在职业选手群里都懒得冒头的秋神,竟然对黄少的容忍力这么高,有时经过黄少天的座位,都能看到两种颜色的字体像自动刷屏一样唰唰唰往上滚,虽然这里头黄少天说的话更多吧,但也可以理解,毕竟,谁能比黄少天话多呢。


叶修确实对黄少天挺好的,他这人嘴上没蜜,有时还专门戳人无可奈何的点,但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叶修其人甚至称得上温柔,不过这点黄少天是不承认的。

有次黄少天和喻文州到嘉世去玩,黄少天非要看叶修给训练营的小剑客打指导赛,叶修对他不胜其烦,也难以拒绝小剑客亮晶晶的小眼神,就坐下打了一场。比赛中,叶修高超的技巧自不必提,除此之外,他指导后辈时那种平和耐心不厌其烦的劲儿,把联盟里以待人温和周到著称的喻文州都惊到了.

事后喻文州跟黄少天聊天,感叹叶修对待后辈的耐心与毫无保留,黄少天想了想说,他哪里温柔,他对我就一点不温柔,我看他只是觉得荣耀好玩而已吧,怎么玩他都乐在其中!

黄少天这种说法也算非常理解叶修了,但喻文州还是在心里吐槽:我哪提温柔了,你还想得真多啊!


温柔这东西就像慢火,时间一久,总能把人慢慢瓦解,在黄少天这种嘴硬心软的人身上,这种手法尤其奏效。

G市人好美食,黄少天老早就听说江浙有道名菜腌笃鲜,有次跟叶修聊天时偶尔提到,黄少天问叶修到底有没有说得那么好吃啊,叶修回,还行吧。叶修对吃的兴趣一般,黄少天是知道的,他不以为然地说叶修,你对吃的品味太差了,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叶修乐呵呵地没反驳,只说,下次你来打比赛,季节合适的话,我带你去吃,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食腌笃鲜讲究季节,就这样,几个月后,在一个春雨濛濛的周六,蓝雨和嘉世的比赛结束后,叶修把黄少天约了出来。

黄少天还很惊异,道:不容易啊老叶!难得你主动带我出来吃饭!

于是,在沾衣欲湿的杏花雨里,叶修就眨了眨眼睛,看住黄少天,一脸无辜地说:嗯?去年不是你说要吃腌笃鲜的吗?

去年的事你还记得啊!黄少天下意识想回嘴,但看着叶修的表情,黄少天突然被某种柔软的情绪俘获了,他莫名觉得,这种时候不承叶修的情,好像非常煞风景。他心里其实明白,这话说出来也没什么,可是不知怎的,他就是说不出口,反倒被叶修这一句问住,能改变规则的伶牙俐齿也不好使了,支吾了好半天,才说:嗯……是、是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叶修果然毫不在意,又在微雨中朝黄少天笑了笑,扬手叫了辆出租车,招呼黄少天一起钻了进去。


被叶修的好意笼罩,黄少天整晚都沉浸在一种难以名状的快乐里,这种快乐促使他对叶修格外热情,两个人相谈甚欢,从饭店聊到蓝雨下榻的酒店,这晚叶修没有回战队,两人开着小号杀了两盘后,又继续躺在床上聊天,叶修这次真把黄少天当自己人了,聊到怎样走上职业选手之路这个话题时,不仅倒干净了丢人的老底,竟然还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了黄少天。

黄少天睡的是大床房,在床上,叶修侧身面对黄少天:其实我真名叫叶修。

黄少天也侧身面对着他:啊!……啊?

叶修笑微微地:以后在外面还是叫我叶秋,知道了吗。

黄少天继续难以名状地浑身发飘:啊,好,知道了,叫你叶修,啊不,叶秋……


打这之后,黄少天感觉自己怀揣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这秘密好像是叶修的名字,但仿佛又不是。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跟叶修的交往变得更加亲密,更加频繁,远程交谈也渐渐不能让他满足,偶尔他还会充满怀念地想,那晚的气氛真好,下次,下次再打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再把老叶约出来,再那么躺在床上聊聊天……


天不遂人愿这话不是闹着玩的,蓝雨在赛程里再一次和嘉世相遇时,叶修因为突如其来的重感冒没能随队出征,接下来的汰赛里,嘉世和蓝雨也被分在了两个大区,夏休期,荣耀迎来了一次等级提升,叶修和黄少天二人各自过了一个忙忙碌碌的夏天后,再见面时,时间已经从春季走到了深秋。


这天嘉世战队做客G市,比赛那天早上,黄少天换了四五套衣服,头发也在前一天理过了,但还是排解不了心中的躁动——他和叶修这么久没见了,总得拿出个意气风发的样子来对不对。

喻文州看他像个热锅上的蚂蚁,趁没人时偷偷问他:“少天,你是不是……特别在意嘉世的谁啊?”

喻文州指的其实是苏沐橙,但说者无意听者留心,他话一出来,黄少天被吓得寒毛都立起来了:“嗯?什么?”

喻文州:“你今天好像都换两套衣服了。”

黄少天强作镇定:“啊,我昨天不是新剪了头发吗,我觉得跟我的衣服不太配,换了一套。”

喻文州被马上说服了,点点头,转而去招呼队员出发。

也亏喻文州是个直男,没看出来黄少天哪里是仅仅换了一套衣服,如果蓝雨有个妹子,她一定会说,什么,黄少你剪头发还要配衣服,还换了五六套,哈哈哈你好基呀……可惜蓝雨没有妹子,所以喻文州只能正直地被蒙在鼓里。


不仅喻文州被正直地蒙在鼓里,此时,黄少天本人也正不识庐山真面目着。

喻文州走开后,黄少天自我反省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这番折腾是为了谁,但他想,半年不见,他炫耀一下自己的帅气不是很正常吗,何况他一介直男,喜欢的是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的妹子啊!……嗯,没错,他喜欢的绝对是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的妹子,这点是不会有错的!


比赛结束后,由蓝雨做东请嘉世队员吃饭。赛后互相请客几乎已经成了两队的惯例,但饭后,蓝雨队员提出继续去KTV玩的时候,以嘉世副队长刘晧为首的几人却拒绝了。

刘晧对人际关系很敏感,这一年来他明显感觉到,蓝雨的队员不怎么待见他。尤其是那个黄少天,次次想跟他搞好关系都是热脸贴冷屁股,并且,他还有种不好的感觉:黄少天不仅是不爱搭理他,有时他接触到黄少天的眼神,甚至觉得,黄少天可能都没把他当成个人看。

妈的。拿这种眼神看老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啊。刘晧怒想。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你不正眼看我,我还没把你当盘菜呢!

基于这种想法,刘晧觉得一起吃饭已经很给黄少天脸了,再凑趣去唱歌,那是门都没有。不过他挺服气,能把叶秋这么宅的人哄进KTV,黄少天也绝对是个人才了。


最后和蓝雨续摊唱K的人只有叶修和苏沐橙,进了包厢,黄少天一屁股坐到中间的位置,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大声招呼门口的叶修:“叶修!坐我这!”

黄少天私下叫叶修叫惯了,一时竟忘了要保密,直到旁边的徐景熙疑问地嗯了一声,叶修也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看他,黄少天才心一惊,亡羊补牢道:“你们看我干什么,叶秋过来坐啊,苏妹子也来。”

一高兴起来发音不准不算奇怪,但徐景熙不放过嘲笑黄少天的机会:“啧啧啧,黄少啊黄少,之前打得火热还叫人家秋神小甜甜,现在半年不见名字都叫错,我都替秋神感到伤心啊!”

叶修在黄少天身边落座,做西子捧心状:“就是,我好伤心啊!”

黄少天小声急道:“不是!老叶,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便也快速地冲他眨眨一只眼:“没事,逗你呢。”

“……”

黄少天一颗心被叶修玩的忽悠忽悠,正恼于自己的表现,蓝雨的人又给他找事了。

郑轩拿着手机点歌:“不行,咱们得罚黄少一下。秋神!你来唱第一首啊,这首歌特别适合你,哈哈哈!”

叶修都惊了:“罚他怎么让我唱歌?”

郑轩挤眉弄眼:“这歌太适合你了,你唱了就知道……”

郑轩话音刚落,前奏就响起来了,一听到这个音乐,包厢里的人都笑得不行。

邓丽君的经典名曲,《你怎么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秋神快拿麦!”

“唱呀,叶秋!”连苏沐橙都起哄。

既然来玩了,推三阻四也没意思,而且叶修的妈妈是个邓丽君迷,叶修小时候没少跟着听,这歌他倒真会唱。

于是叶修接过麦,喂喂两声试音,站起身道:“今天就让你们感受一下荣耀之神的全方位实力!”

“嘘——!”

黄少天也跟着嘘叶秋,但嘘得很没有底气。他一想歌词就脸红,等叶修真把词唱出来,他脸上已经辣得要命,也幸好包厢昏暗,没人瞧见他的窘状,免去了剑圣一世英名尽毁之虞。

这歌的歌词是这样的:

我没忘记你忘记我

连名字你都说错

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

看今天你怎么说

叶修自然唱不出邓丽君的甜润柔美,但他声音算得低沉,又句句在调,唱起这种俏皮的小曲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叶修有意戏弄黄少天,唱了两句就站在他面前,正对着他,故作忧愁地唱:

你说过两天来看我

一等就是一年多

……

歌词越来越腻,听到“一等就是一年多”时,黄少天头皮都麻了,这个麻绝不是肉麻,但是什么他来不及多想,因为他的队友们正在起哄:“秋神再近点啊!坐过去!对着这个没良心的唱!”

歌正到间奏,叶修有空配合:“你们还让我怎么近啊。”

喻文州一针见血:“坐他腿上。”

“……”叶修被喻文州唬得一愣,随即展颜道:“好嘞!”


叶修坐过来的一瞬,黄少天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起哄听不见,甚至叶修的歌声也入不了耳了。

他只记得,沙发喧软,叶修一背身坐到他腿上,两个人就一起不由自主地打晃,所以他不得不伸出双手扶叶修的腰,然后他下一个念头就是,老叶的腰好细啊,平时都看不出来。

他的腿也长……可恶,好像比自己的还长,这样夹着他的膝盖,弄得他好热。他坐在自己身上的分量是实在的,但又让自己全身轻飘飘的,简直要托着他,一起飘起来……

你说过两天来看我

一等就是一年多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

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黄少天正神游天外,盯着叶修的背和后脑勺发呆,没防备叶修唱到此处,扭过半个脸,突然对他一笑,昏暗中,黄少天只见叶修颈子雪白,眼角耳垂却臊得有点红。

……

这下好了,黄少天做梦似的想,他梦寐以求的腰细腿长肤白貌美全齐了。

黄少天想到此处,心里忽冷忽热,但表现出来,却是满脸的傻笑,嘴微张着,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幸而包厢里闹得翻天,没人察觉到,以话多著称的黄剑圣,已经被惊得这么久没说一个字了。

别人注意不到,一直跟黄少天亲密接触的叶修却不能不注意,这么久没话说,这不像黄少天的风格啊。

这么一想,叶修就自然而然地起身,想看看黄少天这是怎么了,但他刚起身要走,黄少天扣住他的双手就猛然发力,一下把他拉回了自己身上。

“噢噢噢噢噢噢!!!”

起哄声更大了,蓝雨队员对叶修戏弄不成反被撩的被动进行了猛烈的嘲笑,但在这一片掀翻房顶的嘲笑声中,叶修却神奇地听到黄少天简短有力地说:“你别动。”

叶修被他骇住,心知不对头,但也不好拉扯再起身,只得硬着头皮把歌唱完。

与此同时,他猛然跌回的重量也将黄少天从飘飘然里惊醒了。此时此刻,黄少天紧抱着叶修,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下完了。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评论 ( 6 )
热度 ( 8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