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蛇龙段子

作为一条打职业比赛的蛇,喻文州过得很辛苦。

虽然已经特地选在广东生活了,不用冬眠,低温季节也只有两个月,但每到冬天,喻文州还是觉得很困,很想睡。

最辛苦的是冬天去北方打全明星赛,从去程到返程,少说也得住四五个晚上,每次都把喻文州困得精疲力尽。

第五赛季,全明星周末在Q市举办。

蓝雨今年势头很猛,粉丝高票数把黄少天和喻文州送进了全明星。

然而对喻文州来说,这就很苦。这意味着至少四天的高消耗,很得不偿失。

为了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喻文州抓紧一切时间主动睡眠。

全明星休息室。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喻文州一个蛇,别人都在比赛表演,他是偷溜出来的,Q市这几天温度都在零下,喻文州都快困昏迷了。

他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迷糊着了,过了一会儿,他隐约听到有极轻的脚步声,喻文州没在意,反正他现在是人形,睡个觉而已,谁也不会管他的。

可来人却径直走到他身边,咕哝一句“睡得这么香”,然后竟挨着他坐下,把头跟他靠在了一起。

喻文州被惊动了,他感到那人跟他贴在一起的大腿也是凉凉的,他迷迷糊糊睁眼,“叶秋……?”

“嗯,”叶秋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背,“快睡吧,我也要困死了……”

此时的叶秋没有对他设防,两个人快速地试探了一下对方,立刻发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你是……”喻文州有点困惑,“你是龙?”

“是啊,”叶秋抹抹眼角困出的泪花,“我知道你是蛇,蛇不是外号小龙么,咱俩很多习性是一样的,快睡吧……”

喻文州来不及多想,点点头睡着了。

过了一个小时。

“去休息室找找吧,说不定在那边……”

门被推开了。

“真的在啊?队长?”

“咦,这是,叶神……?”

“我靠靠靠,老叶你怎么在这里?”

“队长?队长起来了?”

“喂!老叶你睡死了?快起来!偷懒!”

“……怎么睡的这么死?队长?”

“老叶也是啊!!怎么都叫不醒!”

“快叫救护车……!”

……

……

对于在H市生活这件事,叶修也挺无奈的。

他在B市出生长大,已经深刻体会了冬天给龙族带来的麻烦,离家出走时就想尽量往南方走,别说广东了,走到海南去才美呢。

可惜,刚到H市,他的钱就用完了,只能选择留下,硬扛湿寒冬季的魔法攻击。

跟喻文州互交老底之后,叶修有种终于找到战友的感觉,两人经常就“如何在冬季保持精力充沛”展开友好讨论,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熟悉了起来,从战术到法术无所不谈,又因两人身份的特殊性,所以,两人的交往又带了一点暧昧的神秘。

第六赛季,微草举办全明星周末,嘉世和蓝雨住在了同一间酒店。

活动前一天晚上,蓝雨队员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叶修在温暖的大堂里转圈圈。

蓝雨队员都跟叶修交好,拉着他说东说西,末了,喻文州逮空问:“你在这等谁呢?”

见其他人都走到前面等电梯了,叶修对喻文州勾勾手指。

喻文州把头凑过去,叶修贴着他的耳朵,苦恼地说:“我冷!”

喻文州问:“今年这么严重?这酒店暖气挺热的。”

“不是,我那屋暖气阀门坏了,怎么都进不来热水。”

“那开空调……啊,空调太干了。”喻文州去握叶修的胳膊,“走,去给你换一间。”

叶修拽住他,“我问了,满房,没的换。”

喻文州看看他,心猛地震颤两下,然后他舔舔嘴唇,问:“要不,去我那凑合一晚上?”

……

喻文州作息规律,为了不给喻文州添麻烦,叶修也早早上床睡了。

蓝雨给订的都是一人一间的大床房,睡觉前,叶修提醒喻文州:“我睡觉不太老实啊。”

“没事,”喻文州看着他笑,“我也爱动。”

深夜。一条蛇和一条龙并排睡在床上。

因为睡的太舒服,叶修的尾巴化了出来,他睡相确实不好,青色的大尾巴在棉被下拍了拍,蔫嗒嗒地缠上了喻文州的蛇尾。

两人都习惯裸睡,叶修昏昏沉沉地往喻文州怀里钻,喻文州下意识地搂紧他,也现出原形的白色蛇尾灵活地翻动,跟叶修的尾巴紧紧缠在一起。

他感叹:“还是抱着睡暖和啊。”

“嗯,暖和……”叶修闭着眼睛说。

第二天早上。

蓝雨队员集合时发现一贯守时的队长喻文州没有到,打电话也不接,几人只好去叫喻文州起床。

哐哐拍了一会儿门,里面还是没有反应,众人急了,叫来工作人员开门。

“队长?队长?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

“好黑啊,快把灯打开!”

“……”

“我艹!”

“快关灯!”

“……叶秋?”

“我去,队长老叶你们两个???”

“我们……”

“啊啊啊啊队长我们不是有意的!”

“不是……”

“叶神对不起!!”

“没事,你别误会……”

“那啥!你们快起来,要去场馆了!”

啪嗒。

门又关上了。

叶修和喻文州坐在床上面面相觑。

也难怪蓝雨队员反应那么大:他俩虽然化出了龙尾和蛇尾,但外人看见的只是四条叠着的赤裸长腿,就算是现在,喻文州还微侧着身子,一条腿被叶修夹着呢。

“这下说不清了……”叶修沉痛地说。

“嗯,晚点我再解释一下吧。”

都光着身子抱着睡了,还解释个毛啊。

“队长,我们支持你。”

“我不是……”

“文州,你不用在意的,现在社会对同性恋很宽容。”

“我没有……”

“我靠,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只是和老叶玩玩?老叶那家伙虽然烦人了点但心地还是不错的,你可一定要好好对他!”

“我……”

QQ上。

“叶秋,在吗?”

“在。”

“我解释了,但是他们不听。”

“……可以理解。”

“少天还说我对你不好。”

“哪有,文州你对我很好啊。”

“嗯,其实……”

“?”

“要不咱俩将错就错吧。”

“好啊。”

……

……

不久,蓝雨做客微草,嘉世做客皇风,叶修和喻文州在B市又见面了。

两人恋爱进展顺利,这次坦荡自然地住在了一起。

比赛后的那个晚上,外面下了点小雪,喻文州和叶修在暖洋洋的室内聊天,他俩躺在床上,愉快地谈笑,然后喻文州吻了叶修,再然后,该发生的事情再自然不过地发生了。

然而……

“文州,我好困……”叶修张着腿,眼睛都睁不开了。

“其实我也……”

喻文州又动了一下,话都没说完,就这么插着叶修睡着了。

……

……

但也不是每次做爱都这么尴尬。

第七赛季,蓝雨主办全明星比赛,G市的一月低温湿润,但远远没到寒冷的地步。

喻文州的家里,空调打出温暖的风,卧室的床上,叶修再一次被喻文州压在身下纠缠。

两人都快到了,叶修急切地说,“你、你别弄到里面!”

“……为什么?”

“我……”叶修的脸竟然红了,“龙可以……”

“嗯?”

“龙可以生孩子……”

“ !”

喻文州控制不住地狠狠挺身,他堵着叶修,激动的说,“好,这次放过你,那以后……以后可以给我生小蛇吗?”

叶修的脸还是红彤彤的,他喘息着考虑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END

热度 ( 11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