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修可爱多

为防屏蔽,请不要转载

© 修修可爱多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脑坑-1

官方新图脑洞,喻蛇×叶龙,尽情瞎编,更新特别不能保证



建荣八年,陶帝失德,太华肥遗为患,经渭水、濩水,至空桑、姑儿,谷云不雨,赤地千里,饿殍之民不可胜记。天帝遣龙布雨,然肥遗众多,翼翼如云,日犹不可辨。龙啖肥遗百余,吐云郁炁,后力竭,堕于钟山一带。

……

……


叶修感觉很舒适,在雨云里撕咬肥遗蛇时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都不见了。他可能是化了人形——刚才打得那么猛,应该是化不出真龙了——若不是人形,肌肤的感觉也不会这么细腻。

每次被迫现人形叶修都是裸着的,这次也不例外。他在睡梦中打了个香甜的小呼噜,长腿动了动,感觉自己似乎从腿根到膝窝都贴着一截凉凉的东西。那感觉实在不赖,叶修又翻了个身,这次他感到空间不大,但这也不影响什么,毕竟他这副身子占不了多大地方。

再睡一会儿,一个黏糊糊的东西舔到了叶修脸上,舔一下,叶修不醒,再舔一下,还不醒,狂舔,叶修终于哼了哼,眼皮张开条缝。

这一睁眼,倒把叶修吓了一条:他模模糊糊看见脸前悬着条红色长布,定睛一看,竟是条赤红的蛇信。

叶修刚大战几百条肥遗旱蛇,对蛇这个东西非常没有好感,他一下清醒了,这一清醒不要紧,蛇信主人的全貌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他面前。

这是一条白色巨蛇,真的是巨蛇,比刚才作乱的肥遗蛇大了不知多少倍,光是那只冰蓝色的眼睛就要赛过灯笼,身上的鳞片更是大如东海珠蚌,刚刚叶修光着大腿蹭的正是这巨蛇的鳞片,而他躺的,竟是这条蛇盘出的一个小小空间。

见叶修瞪着自己看,白蛇吐吐信子说话了:“啊,你醒了。”

白蛇很温和的样子,说话时蓝眼闪闪,连着中间的竖瞳都缩了缩,声音也是笑微微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可他接下来又说了:“看你这么久不醒,我还以为你死了。你身上有真龙的气味……你是龙吗,我本来想吃了你的,真可惜。”

看这模样,应该是个有点本事的妖兽,叶修想,这么直白的说要吃了他,都不带害臊的。

叶修也是个坦荡的人儿,照实告诉了白蛇自己的身份:“没错,我是青龙。”天之贵者,四象之首,想吃我,小样儿,先掂量掂量你自个儿吧。

也不知道这白蛇的脑回路怎么长的,听叶修这么说,还以为叶修在跟他自我介绍:“哦,原来是青龙。你好,我是烛龙。”

多高级的飞禽走兽都不穿衣服,叶修光着身子坐在白蛇怀里说话,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他觉得不对的是白蛇的身份:“烛龙?这是钟山?”

“是呢。”

“烛龙不是红色的?”叶修狐疑地摸着白蛇的鳞片。

“只是红色的那代烛龙恰好被画下来了而已么,你瞧,你是青龙,但你也不是青色的,”白蛇用蓝眼睛打量了一下叶修玉白的身子,好像夸赞似的,“你也是白色的,很好看。”

“呵呵,谢谢。”叶修盘腿撑着膝盖,“你说的有道理,但我的龙形就是青色的,你也太白了。”

“啊,这倒是,不过那代烛龙的血统我还是有一点点的哦,”白蛇把尾巴尖扬起来,一抖一抖的给叶修看,“看,这里是红色的。”

叶修一瞧,真的是红色的,红的都发黑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叶修道:“你也挺好看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喻文州。”白蛇说。

“喔,我叫叶修。”

这就算认识了。


“叶修,化龙形给我看看吧,我还没看过活的龙呢。”喻文州很期待地说。

“呃,恐怕是不成……”叶修拒绝。

喻文州以为叶修担心地方不够大,黑尾巴尖往前面一甩,指给叶修看:“那边有一个水潭,是我的浴缸,又大又深,你可以在那里化形。”

“倒不是这个问题。”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了,再怎么说,烛龙也是视昼暝夜的上古神兽,跟肥遗这种妖害不可同日而语,“我刚才在天上跟几百条旱蛇打架,法力用没了,实在没力气,变不出龙形了。”

“啊,这可麻烦了。”

“是啊……”叶修托腮。

趁叶修不注意,喻文州低头吐了吐信子,声音嘶嘶的,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叶修?”

喻文州兴奋完了,抬起头,冷静地说。


“……有是有,但是……”过了一会儿,叶修说。

喻文州对这个新朋友很大方:“别客气,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提。”

叶修抱住喻文州的蛇身,尖尖的鼻子贴在鳞片上嗅了嗅:“你是烛龙,虽然是条白蛇,但你也有龙的血脉吧。”

“没错。”喻文州暗笑。

叶修抬起头看喻文州的蓝眼睛:“我需要恢复元气,如果可以……我想要一点你的精华。”

“这还不简单?”喻文州继续大方,他矮下蛇头看叶修,“什么样的精华?津液可以吗?”

来钟山上任烛龙之前,喻文州是条岭南蛇,发音不太准确,他说津液,叶修一愣:“什么?”

“津,液。”喻文州咬字,“就是涎水。”

“哦哦,好啊。”吓我一跳,叶修心说。

他伸手去摸喻文州巨大的头颅,“但是你现在也太大了点吧。”

这一个蛇吻下去,还不得把他半个身子都舔没了。

“这好办,我也可以化人形的。”

“哦?真的?”人形就好办多了,叶修满意。

喻文州团着叶修,轻柔地把这条状态脆弱的小青龙放在地上,然后一阵白雾蓬起又散去,一个身披蓝袍的俊秀男人出现在叶修眼前。

人形的喻文州头发短短的,光洁的额间还有个蓝色印记。喻文州走到叶修面前,指着自己的脑门说:“烛龙图腾,如假包换。”

叶修把手伸到喻文州额前,隔空摸了摸,图腾立刻似有所感地微微发亮。这是龙脉之间的反应,虽然喻文州是个混血,叶修法力微弱,但他们都没找错人。

喻文州顺势握住叶修的手腕,把他赤裸的身体带进怀里,轻柔地说,“张嘴。”

公事公办,叶修也没想太多,直接张开了红润的嘴巴,还自觉地把舌尖吐出来一点。

喻文州也讲究效率,稍微含了含叶修的下唇,在唇齿间稍舔几下,直接就把舌头伸进了叶修嘴里,来了个深深的舌吻。

啊不,蛇吻。



TBC



梗的来源图在这里

评论 ( 41 )
热度 ( 7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