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修可爱多

为防屏蔽,请不要转载

© 修修可爱多 | Powered by LOFTER

吴叶ABO段子(上)

三年前的文,改动了一些细节(要不实在是太尬了(

这两天又脑了一段吴叶,发现差不多可以跟这个接上,就把这篇补档一下,新脑的这几天挤时间写一写TAT



吴雪峰没想过能再遇见叶修。


当年无论赛场内外,两人都默契十足。比赛时叶修一个走位,吴雪峰就知道技能卡在什么时间放最舒服;而场外,更精确地说,在床上,吴雪峰一个表情,叶修也知道即将来临的是什么。

这样的心有灵犀将他们的关系拉得不能更近,正副队关系融洽,同心协力,将嘉世带上了一个又一个巅峰。

可他们的默契也体现在了一些让人伤怀的地方。

退役,出国,新赛季,新征程,他们不约而同地没再跟对方联系。没有通话,没有游戏里的交流,吴雪峰甚至没再在职业选手群里冒过泡。

嘉世的气功师像归隐世外一般,将自己的线索打扫得干干净净,而当他拾起前事的线头,再次踏上故土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以后。A国经济滑坡,大批人才回到故国,吴雪峰也是其中一员,他在B市找了份工作,待遇很好,又认识了一位Beta姑娘,两人三观相投,性格合拍,约会数次,最近已经开始谈婚论嫁。

年关将近,公司里事务繁多,吴雪峰工作压力大,夜里也睡得不安稳起来。

他其实有点怕这种状态。

他是很少做梦的,但这十年间,他只要一做梦,几乎都会梦到叶修。刚到A国那会儿,他梦见过他;在图书馆刷夜打盹时梦见过他;找工作时梦见过,要回国时也梦见过……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二十岁的叶修会一次次闯进自己的梦里,他其实都不太记得叶修的样子了,那曾经十分熟悉的信息素味道,也变成了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一种模糊的想象。

但梦里,叶修二十出头的样子却十分清晰,修长的眉,清亮的眼,H市的冬天冷,叶修的鼻尖总是凉的,而他的嘴唇吻起来,却又很温软。他伸出舌头扫过叶修的齿列,唇齿间全是信息素的味道,复杂,甘冽,奇妙的矛盾体。

吴雪峰那时还对他说,小叶,你的信息素味儿跟香水似的,还带前调中调后调。

……

吴雪峰很多年没闻到过这个味道了,所以,在他刚刚嗅到这个熟悉的青草香气时,他根本没想过会是叶修。


农历新年,他去女友家看望长辈,两人驱车到一家超市购物,女朋友给家里的宠物选口粮,吴雪峰站在她身边,开始还很认真地陪她挑,后来却在忽然闻到那片草香时,无意识地心猿意马起来。

但他也没意识到,这是他十年前的小队长,他曾经最亲密的人,各种意义上。

他只觉得那味道熟悉,若有若无,若即若离,让他不自觉地透过货架上的缝隙求索追寻。

这年头抑制针剂、抑制手环之类的医疗用品很发达,再不会像当初那样,有反应剧烈的Omega或Alpha被急救车载着送往医院,况且吴雪峰不是在发情期,所以他根本没想过,那会是信息素的味道。

女朋友又拿了个包装袋问他,他心不在焉地扫了两眼,全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都说了什么。他翕动鼻翼用力嗅着,直到那气味越来越浓,同时童年少年青年时的诸多美好记忆一拥而上,吴雪峰才猛然惊醒过来: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的信息素。

吴雪峰呆住了,心房一瞬间在胸腔里狂热地颤抖起来,这出自生理的反应他根本控制不了。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知道这是因为Alpha对同自己上过床的Omega的本能,还是只是因为那是叶修,因为他曾经有过的那些飞扬的青春岁月。

他的额角隐隐见汗,这熟悉的感觉非但没使他沉迷,反而令他精神紧绷,他像要冲进火场的消防队员一样,动作迅捷地将手揣进大衣口袋里,微微背对女朋友,按下了手腕上的抑制腕带。

好在她是个粗心的Beta,这会儿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商品上,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男友刚刚使用了一次抑制剂。

腕带在吴雪峰腕上逐渐发热,他感到心跳渐渐平复下来,他的耳朵不再嗡鸣,视野也渐渐清晰了。

反应被遏制,但吴雪峰还是闻到了当年被他笑称为香水后调的味道,有点像雪水,又有点像青松。他循着那气味,微微转身,然后就透过一个个鼓鼓囊囊的包装袋的空隙,看到了几排货架开外的叶修。

叶修也不是一个人。他身边的人可能是个姑娘,比叶修矮上许多,吴雪峰只能看到她黑绒绒的发顶。但他的心思也没在叶修身边的人身上投注更多,他像被套了僵直debuff一样,只会直直地盯着叶修看。

十年不见,他的小叶长大了。头发是打理过的,婴儿肥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年男人分明的轮廓。他的驼色大衣里面是西装和衬衫,花纹低调的领带熨帖地藏在里头,看上去又成熟又可靠。吴雪峰知道叶修有个一直正经读书的Beta双胞胎弟弟,但他绝不会认错他们。

他们的气味不一样。


吴雪峰这辈子打过交道的人也不少了,但他再没闻到过叶修那样的气味。

说什么前调中调后调,都是玩笑话,叶修的信息素就是很简单的植物香气,只是发散时的那点变化,容易被有心人留心。

叶修不是那种会任自己的信息素发散的人,他一向很小心地控制着自己,吴雪峰能闻到他的味道,肯定不是他忘了吃抑制剂,他猜测,当年他们虽然没做到最后,但有些东西已经融进他们的血液里,让他们变得即使在人群里,也还是能认出彼此,像从大海中分辨一滴水一样,将对方从茫茫人海里揪出来。

可实际上,这对吴雪峰来说有点不公平。叶修对气味的钝感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他平时从来闻不到吴雪峰的信息素,只有两人情热,在斗室里激发出对方所有的兽性时,他才能闻到吴雪峰的味道。

和他自己很像的让人安心的气味,干净,醇厚,有点像殿宇里的古木,又像夏日里氤氲的湖水,沉实厚重,又冷冽缥缈,让人想用尽全力去捉摸,索求,占有。

数年网友加队友,两人对彼此的影响不是一点点,那些平日里不注意的点滴,都被时间塑造成不知不觉的默契。叶修的第一次就是跟吴雪峰,温柔的Alpha让他知道了,原来世上还有这样让人神魂俱灭的触碰。他们做 爱合拍,叶修曾经尖叫着对吴雪峰说,标记我吧,但吴雪峰却额头青筋直冒地咬紧牙关,在Alpha恐怖的结撑满Omega的隐秘部位之前,抽身出来,射在了叶修的小腹上。

他只是他有过的第一个Alpha,他知道的还太少。


后来孤身漂泊在外,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跟人做时,吴雪峰总会想起自己当年是怎么对待叶修的。他在陌生Omega体内冲撞着,心想,以前的自己简直就是Alpha里的圣人。

……

不知道他的小队长现在过的如何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了别的Alpha,是不是已经和自己不认识的谁或谁结合。

吴雪峰心里这样想着,望向叶修的视线,竟然有点模糊起来。


这很奇怪。

他明明没有爱他太多。


是当年做得太频繁的影响吗。他们那时几乎不吃抑制剂,有了需求,就关起门来在宿舍解决,他们和谐到几乎有已经完成标记的错觉,叶修的味道一次次让吴雪峰想起无忧无虑的童年,想起青涩的少年,也让他产生幻觉,看到无数个野心勃勃的未来。

被美化了的欲望被放大到极限,这是灵魂伴侣才能让人产生的美妙共鸣。

吴雪峰也问过叶修,自己的信息素让他想到什么。叶修回答得很快,说他想到荣耀,想到冠军。

那时他的小队长靠在窗台上,身后是H市的炎炎夏日,吴雪峰看着他说,你想到这些,都是因为我是你的副队长。

没错,就是这样,什么朱砂痣白月光,都是默契带来的错觉。他只是让他想起最佳美的人和事,想起最纯粹的梦。


吴雪峰低下头深深呼吸,把自己从虚无缥缈的幻梦中拉回来。

他考虑着要不要去跟叶修说句话,他知道,如果他不去叫叶修,叶修绝对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失神地看着女朋友手里的东西,却忽然感觉到,那缕信息素的味道慢慢变淡了,他惊慌地抬头看:几重的货架那头,已然没有了叶修的身影。

吴雪峰连忙转身。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追出去,追出去,去对小队长说几句话,寒暄,握手,拥抱,什么都好,他就是想再闻闻那信息素的味道,他就是想在生活平凡的重压之下,再去嗅一嗅那纯粹的理想的气味。

打定主意,他脚尖一转就要离开,但女朋友却在后面说,雪峰,你干嘛去。

她问的漫不经心,但吴雪峰却猛地顿住了脚步,他抿抿嘴唇,说,好像看到个老朋友。

姑娘虽然对信息素不敏感,但人却聪明极了,她给了吴雪峰一个“我懂得”的幽默眼神:怎么,以前的Omega?

吴雪峰收拾心情:不是,以前的一个队友。

姑娘知道他当过职业选手,也不再逗他,挑好东西,又奇怪地看了看钉在原地的吴雪峰:那你还不快去?

吴雪峰摇摇头:……见不见无所谓。

姑娘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挽上他的手臂,说,那走吧,我买好了。


吴雪峰任她挎着,两人去收银台结账,他刷卡付钱,觉得没怎么用力气,就把叶修留在了脑后。

他没有标记叶修,两人也没有过任何誓约,老队友么,见不见,也无所谓了。

就是这样。

评论 ( 22 )
热度 ( 3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