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Naked

两年前给小白糖大大喻叶本的G文()最近在给她写一个新的G,这个就发一发

想当初白糖大大跟我说,要个原作向清水G,我:???



1

 

“谁?”

“喻文州?”

叶修弹着电话线连问两句,然后说:“我当然记得,上赛季你们队用索克萨尔的新人么,老方你眼光很不错。”

电话那头的人是蓝雨战队的队长方世镜,不,应该说是前队长了——就在昨天,蓝雨战队在队内率先宣布了方世镜退役的消息,并同时公布了队长一职的继任者:上赛季出道的新人,现年十九岁的喻文州。

电竞行业是青春饭,半大小伙子当队长的事并不鲜见,比如正在跟方世镜通话的叶修,就是在十八岁时当上了嘉世的队长,并带领嘉世战队连夺了三个总冠军。

方世镜的年龄比叶修稍长一些,在魏琛离开蓝雨后,他以自由人的身份做了两个赛季的队长。他跟叶修在网游里就认识了,说起话来语气熟稔:“哈哈哈,不是我眼光好,是老魏眼光好。他还在队里时就有这方面的意向,我就是负责引导一下,”说到这,方世镜突然压低声音,语气里带上了点八卦的意思,“……你知道魏队当年怎么退役的么?”

“嗯?”叶修没搞明白方世镜干嘛提这个,“他不是说回老家结婚去了吗?再说他岁数也不小了……”

“其实……”

“等等,”方世镜一其实,叶修突然想起来了,“我去,该不会真的是传闻那样,输给你们训练营的小孩儿,不好意思继续混了吧?他输给谁了?少天?不对……我靠,输给喻文州了?”

“叶秋你小子太精了,怎么猜到的?你这样我一点八卦的快感都没有啊!”

“呵呵,想也知道,我又不是没跟喻文州打过,别看他年纪不大,手速不行,”叶修老气横秋地说,“但他的战术素养是顶级的,挺难得,老魏输给他不冤。这家伙的心可比老魏脏多了,哈哈。”

原来是喻文州啊。

怪不得。叶修一边说一边想。

 

2

 

第四赛季,联盟里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选手,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蓝雨战队的话痨剑客黄少天,手速奇快,技术突出,跟斗神拳皇PK也能打得像模像样,赛程尚未过半,就被各大电竞媒体冠上了“新人王”的美誉。

比起他来,与他同队的喻文州身上的光芒就要黯淡许多。暗夜系的术士本来就不是吸粉的职业,加上喻文州的手速硬伤,别说是路人了,就连蓝雨的粉丝都对这个不温不火的新人很不以为然。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玩家们瞧不出喻文州的过人之处,一些职业选手却很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经验和意识可以积累,手速基本靠老天赏饭,这在圈内是个公认的事,但喻文州刚出道就能有如此惊艳的意识与计算能力,那就不得不说也是天赋的一种了。

第四赛季打蓝雨时,叶修差点被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在团队赛里摆了一道,这个感觉可够新鲜,叶修赛后复盘时还跟嘉世的老队员专门聊过,都觉得蓝雨这个新人相当有前途。眼下职业圈里吹捧手速的风潮尚未过去,能把眼光放长远的人也有,但不是太多,喻文州一出道就能有这样的眼界,不管是手速使然的被动选择,还是他自己主动寻求的道路,都必须得说,这是罕有的聪明做法。

叶修喜欢聪明人。

 

3

 

第五赛季,常规赛第六轮,由新队长喻文州领衔的蓝雨战队做客H市,挑战目前积分榜领跑的嘉世战队。

比赛之前,喻文州在选手休息室里为队员简要回顾了一遍本场比赛需要注意的重点,虽然是新官上任,但喻文州这个工作并不陌生:从上赛季开始,方世镜就有意地栽培他,经常在赛前把他单拎出来,让他帮助自己讲解战术,或者是在赛后共同主持复盘。

在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趁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几分钟时间,喻文州放下笔记本,理理队服外套,走出了蓝雨的休息室。

萧山体育馆里灯火通明,喻文州沿着选手通道七拐八拐,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拐角,那里的墙面上开了一面窗,透过玻璃,能看到场馆附近流丽的霓虹灯箱。而窗子这边,一个人影临窗而立,手里的香烟擦出一星红点,跟着他的呼吸一明一灭。

这是嘉世的队长叶秋,上个赛季,喻文州赛前曾在这里撞见过他偷偷抽烟,这次抱着碰运气的想法一找,竟然还真的又找到了。

叶修看到喻文州,便把烟从嘴里取下来,招呼道:“喻队?”

喻文州走过去,站到叶修面前:“前辈还是叫我文州吧。”

“那怎么行,年轻人要讲规矩,”叶修促狭地说,“叫队长才能体现出王霸之气!”

“哈哈,叶队霸气,那不如祝我今晚比赛胜利?”

喻文州朝叶修伸出右手,拇指向上,掌心向内,是一个要握手的姿势。

“好吧,客气……”叶修故意做了个苦恼的表情,握住喻文州的手,说,“祝我今晚比赛胜利。”

喻文州被他逗乐了,表情从微笑变成了呵呵呵。

两个人的掌心都是温暖而干燥的,他们握着手摇了两下,叶修问:“找我有事?”

叶修是联盟二十支战队里唯一从不公开露面的队长,他不仅不在比赛台上出现,他甚至都不会去走选手通道,而赛前握手这项友好活动,他就更是没有参加过了。以前喻文州是蓝雨的新丁,特地在赛前跑到嘉世这边找队长叶修握手,未免显得太奇怪,太煞有介事,但他现在是蓝雨的一队之长了,在他看来,在比赛前找到对方行踪神秘的队长,友好地握个手,这是一件很有必要,他也很愿意去做的事。

“没事。”喻文州把叶修的手包在手里,“就是来跟你打个招呼。”

 

4

 

“……老叶,我跟你说句实话,开始在训练营时我是看走了眼,没把我们队长当回事,当时我还想,就他这手速,当职业选手是多想不开,他根本没那硬件条件啊,你是没看见,每次考核成绩出来,他次次都是倒数第一,你也知道,他手速不行的嘛,哈哈……”

黄少天低头打个酒嗝,把后面的话暂时闷回去了几秒,然后他神秘兮兮地朝叶修勾勾手指,叶修无奈地把头靠过去,就听见他说:“我告诉你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啊,你猜那时我们都叫队长什么?吊车尾!唉,现在想起来真不应该,呃……”

黄少天扶着啤酒瓶,一会儿长吁短叹,一会儿嘿嘿怪笑,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夺冠综合症晚期的状态,叶修坐在他对面,不时帮他夹菜倒酒,偶尔黄少天说得激动,喷他一脸吐沫星子,他还要抹抹脸,损黄少天一句:“行了啊少天大大,咱稳重点儿,哥拿了三个冠军也没像你这样!”

这是第六赛季的夏休期,蓝雨夺冠后,作为战队的王牌选手,黄少天在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之余,也被战队安排了很多商业活动,这其中有一项就是来H市和嘉世打一场商业赛,黄少天和叶修是老相识了,比赛结束后两人一起吃饭,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蓝雨夺冠的事上。

黄少天是出了名的话多,叶修跟他聊天基本不用吱声,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把蓝雨的夺冠之路说成一部升级流小说,他说完自己说全队,说完全队说个人,而说起个人,就不免要讲一讲他们蓝雨的奇葩队长喻文州。叶修欣赏喻文州在场上的表现,但他俩的私交却不算深厚,所以现在听黄少天口沫横飞地讲喻文州在青训营时的二三事,叶修还听得津津有味的。

叶修对黄少天还算了解,这家伙平时看起来嘴上厉害,气焰嚣张,但其实心地非常善良,要是他都能叫喻文州吊车尾,那么可以想见,喻文州当年在蓝雨的训练营里会是怎样一种处境。

叶修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你们这么欺负文州,文州没揍你们啊?呵呵,还是被气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狂笑,“老叶你想啥呢,他能被气哭?他能揍人?哈哈哈哈,吓死我了,队长心胸宽广着呢……哎,其实他真挺厉害的,那时有些人说不好听的都不背着他了,但他还真没红过脸,一直就那样,啊,你知道吧,就那个要笑不笑的样,靠,想起来还有点吓人……”

叶修逗他:“说不定他一直在读条,收拾你们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5

 

荣耀圈里,别说是普通玩家,就连很多职业选手都奉手速为真理,喻文州的变态手速人尽皆知,叶修看到过一些关于他的争议,也能想象他所承受的压力,但他对选手场外的八卦关注得不多,要不是黄少天说出来,他哪能料到喻文州在训练营时曾被排挤到那个地步?

那时喻文州多大?叶修想,十五?还是十六?不管多大,能从那种境况走到今天这一步,可真挺不容易。

能欣赏喻文州思路的人不多,叶修是其中一个,他一边喝茶,一边说了句:“嘿,天才的困境啊!”

“天才?”天才选手黄少天撇嘴,“也许吧,但他在训练营时也是很拼的……说出来让你得意下,我觉得队长好像挺崇拜你,有次我跟他一起看你的比赛,哪场来着,噢噢,第二赛季你们对百花那次,你们干翻了繁花血景之后我们都特别惊讶,队长拿他那个小笔记本翻来翻去,最后你猜他在上面写了什么?”

“什么?”

黄副队卖起队友来一点不含糊:“写了你的名字!”

 

6

 

第七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G市举办,作为东道主蓝雨的队长,喻文州是整场活动中的焦点人物,从全明星前半个月,俱乐部就给他安排了五花八门的任务,接受采访,配合彩排,准备发言稿……直到全明星首日开场后,新秀挑战赛开始,喻文州的忙碌才告一段落,回到蓝雨的坐席中捞到了点休息时间。

从第三赛季开始,全明星赛轮流在各大豪门的所在地举办,不过,风水虽然轮流转,但新秀挑战赛的主角却是永远不变的:从第三赛季的一夜战七人开始,此后的四个赛季里,叶修一直是新秀挑战赛里被点名最多的选手,斗神一叶之秋是一座高山,但凡征战联赛的选手,只要有机会,谁不想挑战一下,做一做力克斗神一夜成名的美梦。

今晚情况也是差不多,在蓝雨特地安排黄少天上去打了两场之后,叶修就一直霸着比赛台没出来过,俨然成为了蓝雨主场里的另类主角。

尽管主办方跳脚,粉丝嘘声四起,但职业选手们还都挺爱看一叶之秋的比赛,大伙叫好的叫好,鼓掌的鼓掌,一个个看着电子屏幕,嘻嘻哈哈指点江山,显然都很乐在其中。

选手坐席上的气氛很欢乐,可喻文州却发现了一点不和谐的因素。

叶修是嘉世战队的队长,他在上面挑翻一个又一个新秀,照理说嘉世的队员应该是最觉得脸上有光的,但喻文州往那边看过去,却发现除了苏沐橙在认真看大屏幕之外,其余的嘉世队员都在自顾自地聊天,对叶修的精彩表现置若罔闻。

这情况很不寻常,喻文州抬头看着上方的电子屏幕,心中想起了上轮的比赛。

 

7

 

嘉世战队最近来G市来得挺勤,除了这几天的全明星,上轮比赛,嘉世也是做客G市,在蓝雨这里吃了一次败仗。

那场比赛嘉世打得很难看,团队赛一盘散沙,在蓝雨的队员看来,嘉世在团队赛里的表现几乎称得上是滑稽,队员不听队长指挥,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孤军奋战,其他三个队员在旁边添乱,战矛与枪炮的组合像在同时跟两个队伍打比赛,一队五人,一队三人。

同为队长和王牌,叶修为何会跟嘉世闹成这个局面,喻文州心里十分有数。嘉世战队内部有矛盾,在比赛中,嘉世的副队长刘皓是最跳弹的角色,但如果没有俱乐部的默许,他会这么明目张胆地跟队长对着干?可陶轩为什么要默许这种对战队有弊无利的事?商人重利,喻文州想,也许叶修是挡了俱乐部的财路。

蓝雨俱乐部每个赛季都会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安排代言和商业活动,这对喻文州来说是无可无不可的事,只要不影响正常的训练和比赛,他都愿意配合,但看来,嘉世的老板不太走运,摊上了叶修这么一个不愿意露面配合的王牌。

可是叶修做错了吗?当然没有。职业选手们都希望专心打比赛,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商业化是职业联盟的大趋势,职业选手们被打造包装成明星,走到聚光灯下,也是很无可奈何的事。

领着赞助商奖金的职业选手不会指出这一点,但这不意味着不顺应潮流就该接受惩罚。叶修在承受着自己的不配合带来的负面效应,但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的队内气氛里,叶修竟能保持住平和的心态,不卑不亢,冷静豁达,即使是在孤军奋战的团队赛,他仍然在保证战斗节奏的前提下,给队友留有机会,只要他的队员愿意,他们随时都可以被拧进叶修的战斗体系里。

逆境是一块试金石,它能试出一个人本来的面目与最核心的品质。喻文州自己在训练营时有过差不多的遭遇: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但却被不公正地对待着。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喻文州从不纠结于这段往事,他甚至不认为训练营里的那段时光是令人不快的,但也正是这段心理历程,让他更加地理解了现在的叶修,也更加被现在的叶修所吸引。

斗神拥有的不只是锐不可当的一面,在角色背后,他的操作者还有另外一种面目。执着,坚韧,平和……这些特质是属于一叶之秋的,是属于叶修的。

也是属于他的。

 

8

 

“散人么……”

喻文州把目光投向窗外,沉吟道。

从青训时代起,喻文州从没掩饰过自己对叶修的赞赏,旁边的黄少天见他一脸的心向往之,就决定再卖他几个独家新闻。

“咳,”剑圣咳了一声唤队友回神,“队长,你是没看见啊,老叶住的地方那叫一个破,他不是在网吧工作么,我去看他住的房间了,就是网吧楼上的一个杂物间,那床估计都没咱们训练室的电脑桌宽,屋里一堆纸壳箱子,又暗又不通风……把叶修逼到这份儿上,我看嘉世老板是有点傻叉了……”

黄少天开始说话时喻文州把目光挪进来了一会儿,但现在,他又看向了外面。

他现在的心情很奇异,这种怪异的,带着酸涩的感觉是伴随着黄少天的描述慢慢扩大的。黄少天亲眼见到了叶修的生活环境,但喻文州没有,光凭这几句话,喻文州很难把他印象里那个洁净潇洒的叶修和黄少天的描述联系起来。他不愿意去想。

喻文州盯了一会儿窗外葱茏的树木,对黄少天说:“你敲叶秋一下,我想看看他的散人。”

 

9

 

叶修经常拒绝黄少天的战书,但喻文州要与他PK,他倒答应得挺痛快。

只可惜喻文州拿的是黄少天的剑客号,叶修不满地说:“怎么不拿个术士号来?我更想跟你的术士打。”

喻文州一半心思用来PK,一半用来聊天:“想让我用熟悉的职业试散人的成色吗?”

“被你发现了。”叶修大言不惭。

“呵呵,”喻文州在频道里呵呵,本人也笑出来,“叶秋前辈,跨队指导赛要交学费的。”

叶修躲了一剑,边操作边笑:“给我打指导赛?喻文州你可真敢说。”

喻文州嘴上跟叶修扯皮,但心里对这场PK的意义还是有数的:他想提前了解了解散人,叶修又何尝不是信任他的能力,想听听他的意见。

一场互惠互利的交流,喻文州没道理让叶修失望。武器,选手个人能力,荣耀等级提升,喻文州毫无保留地对叶修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叶修与他有问有答,偶尔解释,偶尔沉默,喻文州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是说中了叶修的担忧。

但正如他所说,如果只是在游戏里业余消遣,叶修完全没有操心的必要,以他的水平,就是拿个垃圾号,也一样能在游戏里称王称霸。

所以……他还是会回来。

有了这个认知,喻文州心里原本皱起的地方被温柔地熨开了,他没说额外的话以示对叶修的关心,他只轻快地在频道里又敲上一句:要不要再来一把?

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邀请,他现在要赶去刷本,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跟喻文州又闲聊了几句,才操纵着君莫笑跟喻文州的流木道别。

退役之后,喻文州不是第一个向叶修伸出援手的人,但叶修却更愿意跟喻文州谈这些。一是因为喻文州的职业素养,二则是因为喻文州不会问他别的事。

好意是有重量的,对于黄少天和苏沐橙那种体贴担忧式的关怀,叶修的确感到很温暖,很感动,但眼下,还是喻文州这种不多问的关心方式更让他放松。被迫退役,叶修内心虽然有震动,但决不会纠结痛苦,在这样的心理前提下,对他来说,回馈关怀其实也是一种麻烦。叶修知道,在这一点上,喻文州会懂得他。

 

10

 

窗外正酝酿着一场雷雨,即便茶楼里开着空调,空气还是有些黏糊。

喻文州把萝卜糕往叶修面前推推:“尝尝这个。”

喻文州和叶修附近要么是拖家带口来吃早茶的,要么是男男女女一桌子年轻白领,只有他俩闹中取静,两个大男人独占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

茶楼里的灯光很暖,喻文州给叶修递了茶点,又去给叶修倒茶,他握着壶把,明亮的光线铺在他的手上,更加显出这双属于职业选手的手的美丽。

叶修嚼着萝卜糕瞟了一眼,道:“以前没发现,你手挺大的。”

喻文州放下茶壶,摊开手自己看看:“是吗?”

叶修也撂下筷子,把自己的手贴到喻文州的手掌上,虚虚按了一下,两人一比,喻文州的手指果然比叶修的要长出一个指尖来。

叶修的手就够修长好看了,他对喻文州说:“我记得咱俩一样高吧?你手还比我大。”

喻文州随意地在叶修的指尖上蹭了一下,叶修收回手,故作严肃地说:“这可能就是你手残的原因。”

“嗯?”

叶修笑:“太大了,不灵活。”他给喻文州夹了一块凤爪放到碗里,“都说吃哪补哪,你快来一个。”

鸡爪比人手小太多了,喻文州看一眼碗里的鸡爪,看一眼叶修,说:“叶修。”

叶修看他。

“我也听过一个说法,我的手比你大,这说明……”喻文州向下指指自己胯间,“我这比你大。”

“谣言,绝对是谣言,不信咱俩一会儿上厕所比比。”

“呵呵,好啊,我还听说……”

“快吃饭,吃饭。”叶修打断他,含着点心咕哝了一句。

 

11

 

喻文州中学时学过几年画,水平考美院不够,画小人绰绰有余。

他是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他画过很多风景,画过很多人,战术板上的火柴人也是蓝雨训练室里一道独特的景观。

喻文州最喜欢画人,翻开他的笔记本,上面亲朋好友有之,队友对手有之,但出境最多的,还是叶修和他的一叶之秋。

叶修到蓝雨玩时,他曾经给叶修看过他的本子,叶修看见自己的大头夹在战术要点里,失笑道:“你到底是崇拜我还是想弄死我?”

喻文州很坦然:“都有。”

黄金一代是被斗神虐大的,这话不假,从喻文州进入蓝雨训练营开始,他注目的就是嘉世和一叶之秋的辉煌战绩。好奇叶修,欣赏叶修,理解叶修……喻文州赞叹地研究着叶修的战术和打法,有时发现灵感和亮点,他会在笔记本里记上几笔,但有时叶修的表现精彩绝伦,任何理性的语言描述都是多余,那么笔记本上留下的,就只有发自情感的,随心记下的斗神的名字,和叶修本人各式各样的画像。

喻文州把他所见所想的叶修记在本子里,而叶修从天马行空的记录里,看到了他所见所想的喻文州。

喻叶二人在床沿并排而坐,叶修的目光落在笔记本上,喻文州的目光落在叶修的脸上。

路遥知马力,时间指针的飞速旋转中,职业生涯如潮水般起伏涨落,喻文州和叶修各自承受了生活的打磨,但最终洗练出来的,却是两块赤裸的,质地相同的岩石。

“叶修。”

见叶修一直没说话,喻文州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们挨得很近,感受到喻文州呼吸的温度,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四目相对,两人在对方的眼睛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然后他们之间发生了第一个吻。

 

12

 

其实吃早茶的那次他们也说了点别的。

谈到喻文州的手速,叶修说:“你以为我没看透你的阴谋吗?”

喻文州望着他:“我有什么阴谋?”

“给你的地鼠机用了吗?”

“用得不多。”

“我就知道。”叶修开玩笑地说,“我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是在保持你的变态手速,想提高续航能力,延长职业寿命是吧?”

喻文州跟他一唱一和,笑得有点讨打:“比起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我的确还能打很久。”

“怎么,难道还想学哥拿三连冠?”

喻文州笑:“三连冠谁不想呢?”

“挺有野心。”叶修评价道。

“男人该有点野心,”喻文州看着他,握住了他放在桌面上的手,“你也是。”

你也是一样的有野心。

你也是我的野心。

 

13

 

第十赛季的淘汰赛,兴欣与蓝雨狭路相逢。

次回合是蓝雨主场,比赛前,叶修领着队员到晓川场馆熟悉场地,一队人正漫无目的例行公事地这瞅瞅那看看,突然有人出声招呼他们:“来啦!”

叶修扭头一看,原来是喻文州。两人离得挺远,虽然不知道喻文州能否看清自己的表情,但叶修还是笑了。

“嗯,来了。”



END

热度 ( 838 )